搜索信息

搜索贴子

搜索新闻

搜索店铺

搜索商品

搜索团购

搜索新闻
当前位置:奥歌网 ☉ 国内新闻 ☉ 疫苗迷局,没用的疫苗到底打还是不打?

疫苗迷局,没用的疫苗到底打还是不打?

2018-07-23 14:14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阅读:147次    我要评论

分享到:更多分享
[导读]2010年03月17日,曾任《中国经济时报》调查部主任、资深调查记者王克勤,在深入走访70多家因疫苗产生问题的家庭后报道《山西疫苗乱象调查》:

2010年03月17日,曾任《中国经济时报》调查部主任、资深调查记者王克勤,在深入走访70多家因疫苗产生问题的家庭后报道《山西疫苗乱象调查》:

近百名儿童不明病因致死、致残或引发各种后遗病症。家长伤心欲绝、四处求治、负担沉重。导致如此惨剧的病源何在?锲而不舍的患儿家长纷纷质疑:接种了乙脑疫苗怎么又会得乙脑?‘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难道不是接种疫苗所致?接种疫苗违规操作,还是“高温暴露”疫苗失效?……矛头直指用来保障人民生命健康的疫苗!王克勤连连发问:‘难道真的和每个人都必须接种的疫苗有关?在山西,事关千千万万儿童生命安全的疫苗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结果整整九版的深度报道,并没有让问题得到解决,王克勤倒是被解决失去了工作。

2016年3月18日,澎拜新闻报道山东疫苗事件《数亿元疫苗未冷藏入流18省份:或影响人命,山东广发协查函》,这是一起2015年4月28日案发的恶性案件,济南警方向全国20个地级市发出协查函,公安部、食药监总局、最高人民检察院挂牌督办案件,最终批准逮捕涉嫌非法经营等犯罪嫌疑人297人、起诉68人、立案侦查涉及的职务犯罪高达100人。

而这个案件的开始却是在2010年,案犯庞某卫与其医科学校毕业的女儿孙某,从上线疫苗批发企业人员及其他非法经营者处非法购进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销往全国。5年间,庞某卫母女从陕西、重庆、吉林等10余个省市70余名医药公司业务员或疫苗贩子手中,低价购入疫苗,然后加价售往湖北、安徽、广东、河南、四川等18个省(市、自治区)247人手中,涉案金额达5.7亿元。

似乎是为了提醒我们的善忘,2018年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通告:

这次处罚公告原于长生生物内部一名员工的实名举报疫苗生产存在数据造假。而早在2017年10月,长生生物就因为生产并销往山东的“吸附无细胞百白联合疫苗”(简称“百白破”,主要用于预防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种疾病的疫苗)检验不符合规定,遭到吉林省药监局的行政处罚。

这几天,我的朋友圈里,每3条必有一条是质问此事的,而最早扒出此事的兽爷《疫苗之王》也在发文后不久被删除,比我预计的晚了十多个小时。类似被删文的操作不是第一次,我想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作为一个公众群体性事件,我不禁想发问:我们的生物医药行业怎么了?面对现实,我们又该做出哪些理性思考?

疫苗行业在生物医药领域是个极其细分的市场,但与生物医药万亿级的市场规模相比,疫苗的市场规模仅在200亿人民币左右。但这个细分市场,却和我们所有人的生命息息相关,因为疫苗主要是用来预防疾病的。

在中国,医药企业规模普遍不大,平均获利能力也不强。中国的A股上市值最大的医药企业同时也是融资企业的应该是恒瑞,市值最近突破了3000亿,但是,恒瑞2017年的净利润也只有32亿人民币。

一般药厂只能拿到百分之三十,剩下的70%到什么地方去了呢?四分之一给了银行,四分之一给了代理商,四分之一是成本,剩下的四分之一是切下来的蛋糕,分给生产企业,生产企业去掉自己的生产成本和人工成本,大概能挣多少呢?也就不到百分之二十了。

而长生生物呢?根据2017年年报,净利润5.68亿,营业收入15.53亿,也就是说,净利润率高达36.57%。利润高不好吗?对投资人来说当然好,但细看报表,却发现背后的利益输送没有那么简单。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长生生物至今一共有七项判决,其中6项都是完胜的民事诉讼。而有一项涉及了刑事的案件,就是销售贿赂事件。而在尚未判决的法律文书中,“贪污贿赂罪”高达20例。

其实这样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去年的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5倍,近6亿的销售费用,25个人完全可以看出长生生物的决心,比去年多152.52%可不是说说而已,毕竟对于让股东和投资人收益的心,从未消失。

但显然,矛头也不能全部指向长生生物,2007年“山西疫苗儿童致死案”的“华为时代”,现更名“华夏德众”仍未营业状态;2008年“狂犬疫苗效力修改案”的“江苏延申”,现更名为“江苏全益”依然致力于医药事业;2013年“乙肝疫苗致死一名婴儿责令停产”的“大连汉信”更名为“艾美汉信”,2018年还增加了经营范围: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你看,这个行业竞争那么激烈,长生生物努力销售也没有什么大毛病不是?

面对现实,我们又该做出哪些理性思考?

想起前不久看过一个关于美国疫苗的民间报道,文中的美国民众有这么一句自黑:这个中国人民都在用的东西,你们怎么能无知到认为疫苗打了就死人?

当时我还在感慨,至少国人对疫苗是有认知的。但没想到,疫苗公信力一次次被破除,到今天有了严重的塌方。我看到的破局方案中有不少典型的朋友圈方案:

1、逻辑:不合格疫苗=涉事公司及关联公司的全部疫苗=全部国产疫苗=全部疫苗。

结论:不打疫苗。

2、逻辑:不合格疫苗=涉事公司及关联公司的全部疫苗=全部国产疫苗

结论:打进口疫苗

3、逻辑:不合格疫苗=涉事公司及关联公司的全部疫苗。

结论:严惩这家公司。

4、逻辑:问题疫苗未被查出=国家监管存在漏洞且无效。

结论:监管不作为。

这些逻辑有没有问题?我一个个来说:

1、不打疫苗真的可以吗?

疫苗仍是传统疾病预防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它的研发深刻影响了我们的社会进程,比如中世纪的黑死病;古老也是死亡率最高的传染病——天花;还有脊髓灰质炎计划……通过疫苗的接种,天花在20世纪70年代在全球被消灭;2000年,我国也实现了消灭脊髓灰质炎的目标。2014年,5岁以下儿童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率降至0.32%。2017年,甲肝报告发病率由纳入国家免疫规划前的5.98/10万降至1.37/10万,降幅为77.1%。多种疫苗针对传染病发病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

这些铁板钉钉的数据,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否认了其免疫的成果。历史上,在英国就曾发生过大范围的“疫苗抵制”,结果无一例外地导致疫情的爆发。

2、只打进口疫苗或者去香港打疫苗?

如果真的需要如此,那穷病是治不好的了。就像那些年去香港或是出国生孩子的产妇一样,治标不治本,根源上能解决问题吗?并不能,只是用钱多买条生路罢了。

3、严惩真的有用吗?

我认为必须严惩。就在前不久,强生在“22人滑石粉致癌事件”中支付了5.5亿美元补偿性赔偿,以及41.4亿美元惩罚性赔偿。在日本,如果造假,是不准再入这个行业的,所以其国人对自己国家生产的东西信任度很高。

但是有句话我想你一定听过:“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毒品的惩罚够严了吧,但总有人冒着生命的危险。一家企业倒下了,不还有千千万万企业站起来吗?就像曾经生产21万不合格狂犬疫苗的“河北福尔”倒下了,但修改那批疫苗效力的“江苏延申”不还好好的?

所以要罚,而且比现在多罚上几十倍的罚款都是应该的,只是罚款并不能从根本是解决问题。

4、监管无作为吗?

监管显然是有作为的,到接受群众举报到处罚,并连带着将之前的处罚一并给出,在法律的规章制度内给出最高的重罚,难道没有作为吗?有的。所以你看,问题最关键的地方在于监管漏洞如何破除,整个监管体制应该怎么建立,信息机制如何更透明化,重塑人民信心。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信息的各方面不披露却藏了几年,这才是我们对于监管不到位而导致不信任的真正原因,二级市场的灵魂是信息披露,这个市场的规则不能靠企业的公德心和良知,而是要靠健全的制度和赏罚分明的制度。

是否可以全民监管?是否能有更好的举报奖赏机制与保护措施?是否能有够落实每一次的监管审批?是否能够在未来应用一些诸如区块链之类的科技手段?……这些才是问题的关键。

2018年4月8日,银保监会革命性的成立了。我倡议,”广药总局“在不久的未来也能挂牌。

发表评论:

回到顶部